欢迎来到鹿鸣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邪教曝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邪教曝光 > 全能神
透视邪教
全能神
英媒:中国最激进的邪教全能神
来源:凯风网  作者:  点击数: 发布日期:2016-05-04 15:57:58

核心提示:英国《每日电讯报》2015年2月2日发表了驻北京记者马谦(Malcolm Moore)的报道,称全能神是中国最激进的邪教,并通过受害者彭先生和齐先生之口讲述了他们的妻子进入全能神后,渐渐不在乎家人,不在乎工作的变化,指出全能神对家庭和社会造成的危害。凯风网全文编译如下:

  全能神教导它的信徒抛家弃子、憎恨中国共产党。2014年8月份,5名全能神教成员因在一家麦当劳店中殴打一位妇女致死而获审判,其中两名成员在2015年2月被执行死刑。

 

  5名全能神邪教成员因在一麦当劳店殴打致死一名37岁妇女,将在烟台受审。来自中央电视台视频报道。图片来源:YouTube/ BBC新闻

  2014年春节后的第一天,28岁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生彭丽娟离家出走,加入了中国最激进的邪教。

  “我回到家里,发现我们的车、她所有的衣服、身份证、所有的物品都在,但是人失踪了。”她的丈夫彭宝顺说。

  彭先生说,他们刚刚结婚一年,很少发生争执。此后7个月,她音讯全无。

  他们的老家山东是全能神教最活跃的地方。这个邪教相信,耶稣已通过一个名叫杨向彬、又称闪电邓的40多岁女人二次降临。

  该邪教的5位成员去年(2014年)8月在山东沿海城市烟台受审,因为他们杀害了一名37岁的妇女,她当时正在麦当劳里等待丈夫和7岁儿子。

  没有人上前阻止这场杀戮,此事被智能手机拍摄下来,当时失业的推销员张立冬和他的三个孩子及其女友想要拉拢这名妇女,但失败了,于是他们杀死了她。

  “她是恶魔,”他后来在电视采访中说,“是邪灵。我们不怕法律,我们信神。”

  全能神教声称这次针对其5名成员的事件“尽是谎言,充斥着可疑的事实”。

  2015年2月,张立冬和张帆父女因殴打这名女子致死被执行死刑。

  14年前,杨向彬和她的情人、全能神邪教创始人、前物理老师赵维山被中国警方通缉,随后利用假护照逃往美国,并申请政治庇护。

  现在,他们操纵着一个不下一百万成员的组织,这个组织主要针对家庭妇女和中国基督教教众,以残忍无情的方式拉人入教。

  “我看过他们的一些教义材料。”彭先生说,“开始和一般的基督教教义没有什么不同。但当你深入参与后,他们就会介绍‘杨女士’关于成为‘全能神’的理论。”

  彭先生说教义很直白。“他们只想让你不断地一遍遍重复,服从‘神’,听她说,不要反抗,并对那些想要退出的人进行威胁。6个月后,一个新成员就会被洗脑。”

  全能神教,又被称为东方闪电,拥有一个华而不实的中英双语网站,拍摄专业视频,最近甚至在英国《泰晤士报》上刊登整版跨页广告。

  这个邪教的领导人在一份2014年6、7月份从美国发出的22页指示中宣扬说:那些被“挑选出来的人”需要为杀死中国共产党、也就是教义中所谓的“大红龙”这个终极目标做好牺牲生命的准备。

  根据这份资料,如果教众杀死共产党员,“大红龙的幽灵就不能够再主宰他们”。

  根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政府一直在慢慢收缩这个邪教的规模,但5月麦当劳案件发生后,警方已在2014年8月之前逮捕了1000多名该邪教成员。

  因此,很多成员转入了地下,“寄宿”在中国农村家庭中。

  “每个教区都必须确保周边安全”,这份邪教领导人发出指示说,“每个人都要躲避起来,可能一直要到10月。如果某些城市的情况特别糟糕,你们需要隐藏到邻近的城市去。”

  齐建国(音,Qi Jianguo)以前是北京一家汽车配件厂的工程师,他说,全能神90%的新成员是女性,很多人是通过亲戚朋友介绍加入的。

  “我的妻子对她母亲非常孝顺,所以当她母亲让她加入时,她就加入了。”齐先生说。他的妻子在2014年初抛弃了他和5岁的儿子。

  “你可以看到这个邪教和基督教差距有多大。基督教宣扬家庭是重要的,谁会让一个母亲抛弃她的孩子呢?”

  齐先生是通过网络分享自己故事的数千个家庭成员之一。“在北京肯定有3万个这样被抛弃的家庭。”他说。

  “人们说,这个邪教就像传销组织,下线不知道上线的名字。目标就是搜刮钱财。他们必须进行捐赠。”

  他补充说,全能神多年来在农村拉拢没受过教育的教众,但目标现正在变化。“他们现在瞄准了受过教育的人群:山东有个女信徒拥有研究生学位;广州有个特警入教被同事发现,后被判了三年监禁。”

  一个31岁的全能神前成员,曾经在扬州东部拥有一个小公司,她要求隐去自己的名字。她说一开始是一个关系亲密的朋友让她参加集会的。

  “他们的策略是慢慢吸引你,像在学校上课一样。他们告诉我们,信神有三个步骤:第一步是相信约瑟,接下来是基督,然后是基督重生成女性。”

  “他们要求我们去转化更多的人,否则神会不安。会议由‘导师’领导。像我这样的新成员不能问他们任何个人生活的问题。我只知道我的老师是小红,不知道她的真名。”

  这个女人说,她感觉到自己对生活越来越焦虑,于是退出了。“夜晚一个人时,我总是感到害怕。”她说。她的丈夫最终说服她退了出来。

  但是彭先生和齐先生都看到了他们的妻子对工作逐渐失去兴趣,而专注于观看在线视频。

  “她非常神秘,总是心事重重,还把手机藏在枕头底下,从来不让人看。”彭先生说,“她基本停止了工作,把时间都花在网上。”

  不过,关于这个邪教广泛流传的传闻,这两个男人都提出了异议,例如邪教成员绑架神父,并在引诱他们狂欢后对他们敲诈勒索。“这可能是些极端案例,”齐先生表示,“基本上这些信徒本质还是好的。”

  关于作者:

 

  马尔科姆·摩尔(Malcolm Moore),中文名马谦。2001年大学毕业后加入英国《每日电讯报》,曾在罗马驻站。2008年来中国,先驻上海,2012年2月份调往北京。在上海的时候主要任务是关注农村问题和南部工业区的经济发展,到了北京,时政成了主要的报道领域。2012年的主要作品有重庆系列报道以及十八大报道等。

 

  原文网址: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asia/china/11046155/Inside-Chinas-most-radical-cult.html


上一页:韩国教会联合谴责全能神教等邪教    下一页:邪教包装精神病人为哪般?